萌面刑警之婚礼前夜(番外)

“欢迎。”幺娆握住武俐的手,“常听攸默说起你爸爸,退休前,是他排众议地提拔攸默。”

“你!你!你可是警察啊,竟然趁我睡觉的时候耍流氓!”幺娆的脸红到了耳朵根。

武俐脸红了,“这个啊,有人不想来就给我了啊。”

“嗯……是个年轻的女孩。”

男人见自己被一个小姑娘当场反驳,怒气冲冲走了过来,“我瞎说?我是他亲叔叔,他什么样我能不知道?小丫头片子,我告诉你,这里轮不到你说话!”

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一个女孩身上。

“让我觉得他们是陌生人,而实际上,他们是一伙儿的,给你送了蛋糕。”

攸默抢下幺娆身上的被子,一把拉着幺娆躺了下来,两个人贴得很近,攸默把幺娆搂在怀里,过了一会儿,听见攸默的声音轻轻的,“媳妇儿,你睡着了吗?”

这回攸默愣住了,“你是武局长的女儿?”

从山下爬上来的,不是援兵,正是攸德伟。

“攸德伟?”幺娆联想起了攸德汉。

“最心的人……你是说,石磊?”攸默忍不住说道:“小平,你认识杨一宁吗?那才是石磊的女朋友。”

“你叔叔可以证明,他来找我了。”

“别拦我,我这是替攸默教训他这个来路不明的叔叔!”

“你作为攸默的叔叔,没有长辈的样子,反而在这里大肆诋毁攸默,我真替攸默感到难过!”

童岩拿起手机,手机上了锁,按亮手机屏幕,有一行黑色字:蒲苇纫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

“被洗胃了,没事,她让我赶紧回来,她坚持明天要当伴娘呢!”

大厅前台好心拉着女孩,“姑娘,算了,我送您上楼吧。”

攸德伟落泪了,“就算那样难,我哥哥依然撑起了这个,不肯按你妈妈说的,去卖她的饰。有一次我需要交一次学费,他实在是没有钱,走投无路的时候,是他的一个同事借给他钱,他的一个……女同事。”

王小平脸色大变,她看向山下,哆嗦起来,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,她回过头,是一个梳着短发的小姑娘,就在她一愣的时候,姑娘飞起一脚,一下子打落了她手上的刀。

“这个传单,你见过吗?”

“要不您再和攸先生联系一下呢?没有预留,我们是无法办理的。”

一时之间,大厅里聚满了人,谣言四起。

“可我不想吃粥。”攸默语气真诚。

攸默也不看地上的人,只是嘱咐前台,“给他办理入住手续吧。”

不存在的甜品店,故意留下的传单,攸默的脸越来越黑了,这是明显是有人要对幺娆下手!

“他不是我叔叔。”

“有人能证实吗?”

“我们山庄接待的都是贵宾,八大菜系、小吃零食应有尽有,为了避免客人肠胃不适,得不到保障的外卖食物是不允许进入山庄的。”

攸默面对着戴口罩的女子,说道:“王小平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“是啊,你叔叔也在找她呢。”

“你到四楼去干什么?”

虽然是砒霜中,但万幸的是食用量少,而且呕吐出了大部分,林筱竹脱离了危险。但婚礼之前出了这样的事情,让几个人感到害怕。

“是啊,我不知道怎么做,才能让幺娆满意。”

“你说幺娆?”攸德伟吓了一跳。

攸德伟难以置地问道,“石磊?他不是死了吗?”

名单很快送给了攸默,更衣室服务员的名单里,攸默忍不住惊讶道,“竟然是她,难怪她要戴着口罩!”

视频部的工作人员突然停住一个画面,不断地放大,“攸队,你看她的鞋,裤子没有盖住的部分,是绿色的,带有黑边。”

攸默赶紧制止了武俐,“幺娆,来,给你介绍一个人,这位是武局长的女儿武俐,今年刚警校毕业,武局长有事不能来了,武俐代替他来参加咱们的婚礼。”

“啊?”攸德伟愣住了。

童岩还没有说完,铃响了,童岩立即乖乖闭了嘴,“这不会是我家竹子来了吧?”

“演戏?”

一位穿着深蓝色呢大衣的客人站在前台,他大概五十来岁,手里拎着一个大箱子,急匆匆办理入住。前台接过他的身份证说道,“请出示婚礼请柬。”

攸默突然转身,他用手撑着床,将幺娆正面压在身下。

婚礼前一天,对于新郎还算轻松,但对于一个事必躬亲的新娘来说,已经是分秒必争,新房中都弥漫着药味。

“你干嘛呀,给我点被子。”攸默半睁着眼睛嘟囔着。

对此攸默根本不认账,“别瞎说,我躺下就睡着了,你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地,我上衣都没了,谁占谁的便宜还说不定呢。”

攸默摇头,“自从我家的案子之后,我就没再接其他案子了。”

手机关机,定位失败,幺娆急得团团转,晚上的答谢宴已经催了三回,可是他人呢?

女孩的话有理有据,周围的人开始点头,男人恼羞成怒,“哪来的野丫头,我们家的事轮到你一个外人胡说八道了!”话音未落,抬手就要打人。

攸德伟感觉刀冰凉的刀刃就贴在他的脖子上,他只觉得腿一哆嗦,豆大的汗珠落了下来:“攸默,在我的房间里有一个保险箱,密码是你的生日,那里面除了一个三克拉的钻戒,还有钻石项链,成套的首饰,这些东西是你母亲当年的嫁妆,值一套别墅。我哥担心你没有钱,让我把首饰赶紧交给你。如果暂时不缺钱,先不要卖。我就是想把东西交给你,可你一直以为我是要找你走后门给他求情的,一直都不肯见我!”

“他算不到,今天婚礼上来了一个新人。”

“他是攸德汉的弟弟,现在在外地做生意,不请自来,然后还发生了争吵,和一个女孩——”攸默突然想起之前在前台一晃不见的女孩,同样的高高瘦瘦,同样是短发。

“首饰?你要和我说的,是这个?”

9

她说着放开了手。

“这诗,也连不上啊。”童岩嘟囔了一句,他突然感觉不对,“这连不上的古诗,是故意留下来的。攸默就是看了这古诗,才失踪的。”

男人顺手脱下大衣,扔在箱子上,他解开衬衫袖口的扣子,对着女孩一拳挥了过来,女孩歪头躲开。就在那一瞬间,男人扑了个空,身体前倾,女孩就势一记中位旋风踢,男人被绊倒在地上。男人倒下的时候把女孩也绊倒,女孩就地一滚,站起身时,男人还倒在地上。

3

攸默想了想,“不对,其实还是有其他人的,今天早晨就有人在大厅里说我是个无情无义的逆子,他还在十一点左右出现在了监控之中。”

幺娆让他逗笑了,抬起头,“这就是个比喻,你不吃粥,你想吃什么?”

“幺娆不让去。”

“姓攸的,这可是你说的!”王小平冲了过来,她手里握着一把刀。攸默就势想夺她的手腕,可这个时候,夕阳西下,阳光中多了一个人影,从山下腾腾爬上来,王小平和攸默两个人眼睛同时一亮。

攸默也笑,“怎么可能嘛,”他拉着她过来,一字一字地介绍道,“幺娆,这是我叔叔,攸德伟。”

“液氯最常见的应用就是在游泳池里作为消毒液,包装上的液氯,如果不是为了下毒,就是不小心沾上的水珠,水分蒸发后留下了液氯。之所以监控查不到,是因为游泳池的更衣室,是山庄唯一没有监控的地方!”

攸德伟一愣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攸默的亲叔叔,难道还不能参加他的婚礼?”

“闲时与你立黄昏,灶前笑问粥可温。”

“攸警官,大恩不言谢,能为你出力,我们全家都很开心,千万不要推辞。”

攸默和幺娆反复回想,都不记得自己给这样一个人发过请柬。请柬数量很少,都是发给了两人最亲近的人。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,是怎么得到请柬的呢?

“你说什么?”

眼看女孩就要挨打,看热闹的人都愣住了,围观的人虽然多,但这个时候,看见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要动手,却没有人出声阻拦,反倒是下意识地往后蹭。

攸默瞪了他一眼,“你也想不出什么有意思的事,把酒打开,咱们还是喝酒吧。”

办完这一切,等他再回头想找刚才的那个女孩时,却发现女孩已经不见了。

攸德伟的房间在三楼,打开门见是攸默,他很客气地让座,攸默没有坐,直接问道:“你吃午饭了吗?”

“攸叔叔,刚才在楼下,不记得了?对不起,我误伤了你叔叔,我从小学跆拳道,那几下可能是打重了……”

童岩有点委屈,“你……你昨天不是这么说的啊?”

“你别说,这小姑娘可真厉害,她让幺娆和她换了屋子,我都没帮什么忙,她就一个人解决了。”身后传来了童岩的声音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见远处一声,“住手!”一个娃娃脸的男人飞奔而来,他捏住女孩的手腕,让她停手。

林筱竹说道,“童岩也是这么说的,也不知道你们谁才是——”这句话一说,攸默和幺娆同时看向她。

“媳妇儿,你说,人为什么要结婚呢?”

攸默点点头,眼神里带了几分疑惑:“你替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出头?”

攸默还是很严肃,“武小姐,我和幺娆发的请柬都给了很亲近的人,我能问一下你是怎么拿到请柬的吗?”

婚礼一个月前,被各种事情折磨得焦头烂额的攸默接到了林筱兰的电话,“攸警官,我听小妹说,你在为筹备婚礼发愁呢。”

对此童岩深感惋惜,“头儿,咱们赌钱去吧,筱兰哥给我们换了一堆筹码呢,不输出去都对不起他!”

说曹操,曹操就到,门外的林筱竹看了童岩一眼,“喝酒了?喝了多少?”

“幺娆怎么会嫁给这样一个人?”

攸默深知明哲保身,眼前这两个女人自己都惹不起,他微微一笑,转移了话题,“媳妇儿,你吃饭了吗?”

可幺娆直摇头,“不是啊。”

林筱竹嘻嘻一笑,“愿意,愿意,我愿意!”

“不行。”攸默一口回绝了。

幺娆从垃圾桶里翻出传单,“就是这个单子,塞进门里面的。”

门被推开,幺娆扔下了手中的气球扑向门口,“老公,你看这字有没有贴歪,我总觉得她贴了半个小时,还是歪的。”

“你再核实一遍,攸德伟,没有吗?”

王小平看着攸德,“我和你聊的时间也差不多了,估计那头已经完事了。攸默,今天这一切,都在石磊的掌控之中。”

幺娆再睁开眼睛时,屋子里漆黑一片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。她半闭着眼睛,迷迷糊糊之中伸手找手机。

5

伴郎紧张地一头汗,“我都那么暗示了,可新娘还是往你那边抛,哎,我白拿攸默收买她了。筱竹,我知道,你肯定愿意嫁给我,但是你大点声回答我一下,筱兰哥在那边瞪我呢。”

4

“我也不认识啊。”

王小平狂笑起来,笑声在山顶发出回声。

一路上攸默都在想,这个短发女孩,到底是谁?

“游泳馆最近新招了一批人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你就是?”女孩抬头迎上娃娃脸男人的目光,忍不住问,“真的假的?”

“把亲爹送进监狱?这也太离谱了吧?”

“幺娆,你看着我。”

她半蹲下来,伸手把男人胳膊别在他身后,只听见咔嚓一声,男人一声惨叫,周围还哪有人敢上前。

“我在房间里啊,就没有下楼去吃饭。”

武俐咬了咬嘴唇,“我是武维峰的女儿,叫你叔叔,难道不对吗?”

攸默想不通为什么她会去下毒,但当务之急是赶紧抓住她。

“叔叔?”眼前的武俐看上去得有二十几岁,一直叫攸默叔叔,连幺娆都跟着一愣。

王小平在风中大喊,“不是钱的事!你以为,我替他报仇,就是因为他给我钱吗?不是的,我这人生都是他给的。没有他,我就是个没人爱没人管的孤儿,是他带我买衣服,带我去吃饭,每周开跑车来学校看我,怕我没有朋友,还会给我室友带蛋糕,谁不嫉妒我有这样好的哥哥?我发烧,他接我去家里照顾——”

8

攸默皱眉,“女孩?”

“走,我们去山顶看看!”

“四时烘焙坊,四石,就是石磊。磐石无转移,更是说你要对石磊忠诚,会当凌绝顶,我应你的约来到了山顶。王小平,我一直以为,你是受害者,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给我的未婚妻下毒呢,她甚至都没有见过你。”

客人的情绪有些激动,大厅里已经有人窃窃私语语:“啊?我听说幺娆嫁了一个特别优秀的警察,怎么还有这种事?”

“小平,他给你钱,不是在对你好,那是你父母为他父母顶罪换来的!那是你父母用命换来的!”

“我得去前台问清楚。”

王小平,是攸家命案里石磊资助的大学生;更是二十年前假酒案中主犯王华夫妇的女儿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角落里有一个声音说道:“你们别听他瞎说,攸默不是这种人!”

攸默想了想,“他叫攸德伟。”

“嗯?”

对此攸默有些迟疑,“这……怎么好意思。”

武俐的眼睛很大,眼睛里充满了疑问。

幺娆点点头,“是的,高高瘦瘦的,短发,戴着口罩。”

范围缩小,但攸默却觉得更紧张了,如果这个人是餐饮部的员工,那明天的喜宴就存在很大的隐患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外卖单除了幺娆的房间之外,其他房间都没有。而外卖单上印的四时烘焙坊,经过攸默核实,根本就不存在。

童岩凑了过来,“头儿,那今天晚上咱们到底干点啥呢?”

各个部门都设有监控,可一个监控、一个监控地查过去,就在女人出现在走廊的那个时间点,每个员工都在岗位,没有人突然离岗。

前台见攸默脸色难看,也不多说,她很快就查到了女孩的登记资料,“她叫武俐,今年24岁,是拿着请柬来的。”

就在童岩身后,幺娆笑,“攸默,我以为你逃婚了呢。”

攸默也有几分心虚,他不敢告诉幺娆自己喝了多少,只是含糊地说。“啊,陪童岩喝了几口。”

“你不知道?呵呵。”王小平诡异地一笑,“攸队长,最心爱的人被毁,是什么感觉?”

“我在调查案子,希望你配合。”

“上午两个人打起来了嘛,好像是和解了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啊,警察本来就是黑吃黑的。”

伴娘调皮地说,“这手捧花,是你从我手里抢走的!”

攸默几乎是绝望了,这怎么可能?这个穿着员工鞋的女人,到底是谁啊!

攸德伟摇头,“你总算是来见我了,我没吃呢,咱们出去吃点,边吃边聊?”

前台点点头,“先生,没有请柬,我们没有办法办理入住手续。”。

就在这样一个应有尽有的庄园,攸默的婚礼前竟然是和童岩两个人躲在房间里喝酒。

“嘿,攸默,你好呀。”女孩穿着一件格子连衣裙,很惊喜地与攸默握手。

“喂,你还没结婚呢,就这么怕老婆,还能不能有点出息啊!你看看我——”

“你妈主动追求你爸,别人都羡慕他有福气,可他却很犹豫,两个人差距太大了。那之后你妈妈为了他,不顾父母的反对远嫁,从京城来到了这里。那时住的分配房,厨房和厕所都是公用的,工资低,哥哥除了养自己的小家,还要供我和你姑姑读书,哥哥从来不说,可我知道,那日子过得特别难。”

女孩摘下太阳镜,露出白皙的面庞,正红唇色,看上去年纪不大,却毫不示弱,当场反击了回去:“我瞎说?你才是瞎说!我问你,如果攸默的父亲是无辜的,仅凭攸默一个人就能将他送进监狱?你未免也太藐视法律了!再者,如果他是无辜的,按照正常的逻辑,他还会让你来参加逆子的婚礼吗?他的所作所为只能说明,他对攸默心存愧疚,想要弥补。

攸默问保安,“山庄出入有登记吗,十点到十二点之间出入的都是什么人?”

“你!”幺娆从来没有发现攸默的脸皮这么厚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武俐想了想,“我妈曾经给你介绍过一个对象,是X大学的老师,身高170——”

只听见身后一个脆生生的女声,“攸叔叔,我来了。”

攸默打量着女孩,不说话。

童岩思考得一本正经,“头儿,难道你还想让我为你杀个人,让你来破案吗?”

“凌绝顶?难道说的是山顶?”

保安摇头,“我们山庄是不允许送外卖的。”

“最近有什么案子,得罪了什么人吗?”

童岩和攸默送林筱竹去了医院,幺娆急得了不得,终于等来了攸默的电话。电话那头攸默听上去非常严肃,“幺娆,那个送外卖的,是个什么人?”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她突然停住,哭了。

昏黄的灯光下,四目相对,攸默感觉到幺娆手心里的汗,他慢慢地解开幺娆身上衣服的扣子。幺娆感受到了他的手覆上去的力量,意识越来越模糊,那个夜晚,除了昏黄的灯光,她只记得攸默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,幺娆,我爱你。

“你闭嘴!没毒死你的未婚妻,我不甘心!”王小平歇斯底里地喊道。

监控录像显示是在上午十一点左右,幺娆所在的房间门口来了一个拎着盒子的女人,幺娆接过盒子进屋,之后女人离开了。她带着口罩,短发,差不多168左右,很瘦。除此之外,再没有其他明显的特征。“等等,你看这个!”

“谢谢你,武俐。”

王小平得意地笑了,“老头,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,死了之后想说什么,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林筱竹径直朝着前面倒了下去!

“啊?是谁啊,你认识吗?”

7

武俐小嘴一撇,“哪有那么年轻的婶婶!”

他的手从幺娆的身后抽了出来,顺着幺娆的衣服伸了进去,颤栗之后,幺娆感觉自己全身都软了下来,她不再挣扎,任凭攸默的吻落在自己身上。

这句话明显有些心虚,攸默继续问道:“武小姐,今天中午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,你在做什么?”

10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这不是陪他嘛,我就喝了一点点,真的,这一瓶都是他喝的。”童岩倒戈得非常快。

“幺娆,筱竹被诊断是砒霜中毒,也就是说,那个蛋糕,是有毒的!”

“一半儿?那另一半是什么?”

既然是武局长的女儿,攸默也就答应了,“叔叔的妻子,不应该叫婶婶吗?”

“这么说,能下毒的人,只能是山庄里的人了。”攸默沉吟了一会,“山庄一共有多少工作人员?”

6

这个时候,送去检测的蛋糕有了回信,“攸队,是常见的砒霜,是和奥利奥一起混在表层的,计量不小。此外,在送来的包装袋表面,我们检测到了分量很轻的液氯。”

“你以为我是去干什么?我是为了见你一面!滚!你给我滚!你不配姓攸!要不是我哥哥托付,你以为我愿意见你啊!臭小子!”

虽然自己也很疲惫,但攸默还是小心翼翼地打横抱起她,把她放在床上。

“她是跆拳道黑带,对付你们小菜一碟。我临走时特意交代了她,去照顾幺娆。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估计她和幺娆也快爬到山顶了。”

林筱兰刚来山庄就发现妹妹食物中毒的事情,气得够呛,直接把经理叫来,十分钟之后,攸默就拥有了整个山庄工作人员的领导权。

档案上记载着她的信息,王小平,XX大学毕业,本市王家村人,父亲王华,已故。

攸默一愣,就在这件事情之前,攸德伟出现在监控之中,他在楼道里转了几圈,这才离开。

僵持不下,客人打了几次电话都打不通,他有些着急,“你们就先让我入住吧,我找他有要事,我真的是他亲叔叔!”

“之前有人找过吗?”

“我叔叔?”

前台对此仍然是摇头,“客人,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。”

“她没有我爬得快,她和童叔叔在后面呢。”

攸默摇摇头。

“王小平呢!”攸默急坏了。

攸默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“筱竹!”

放下电话,攸默叫来了人事经理,“给我游泳馆所有员工的档案!”

“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石秀婉?”

与此同时,攸默趁这个空,从她的手中救下了攸德伟。

“幺娆姐姐你好。家父常说,攸默叔叔是他见过最优秀的刑警,他退休之后在家,不仅总是讲起刑警队的事情,也经常关注刑警队里最新的案子,我经常听他讲起攸叔叔。攸叔叔,我对你破案的故事特别着迷,眼下出的事情,我能跟着你们吗?”

对此童岩兴致勃勃地拿着香槟去房间里找攸默,“头儿,作为你的伴郎,我可是尽职尽责,说吧,单身Party想怎么办?喝酒?泡妞?赌钱?我跟你说,就林筱兰这个庄园,你想要什么样的告别单身派对都可以实现。怎么样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

武俐辞行的时候对新人说:“这是我经历的最难忘的婚礼。”

婚礼前一天最应该做什么?

“那场冲突,会不会是她和攸德伟在演戏?”攸默眉头紧锁。

对此幺娆满不在乎,“狡兔三窟,就你这样的双面卧底,我早就不信任了,你以为我还能告诉你鞋的真正地点吗?”

八百多人,再加上一百多位客人,想从这一千人里找到一个戴口罩的女人,不易于大海捞针。攸默一遍遍回放着女人在走廊里的视频,她穿的是一件黑色外套、仔裤,短发,找不到五官的特征。

“连同临时工,餐饮部、宾馆部、娱乐部都算上一共是八百五十三人。”

攸默看得出对她已经没有道理可讲,担心她真的会跳下去,他突然语气轻松地说道:“是啊,你看,幺娆没死,我也活得好好的。现在我就在你面前,你不想杀了我给你的石哥哥报仇吗?来啊!”

“也就是说,这个人是山庄的员工。”

“哪有时间吃饭啊,我和筱竹叫了个甜点送过来。”幺娆突然打量着攸默,“老公,你喝酒了?”

“饮食男女,你说的是前面那一半,我说的,是后面那一半。”

声音太过真切,让她从迷糊之中一下子清醒,她打开床头灯,看见床上还有一个人,就睡在自己身边。

王小平很得意,“切,你们都太小看他了,这是他生前想出的手法。攸默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山上等你吗?”

“他跑到四楼来干什么?”

攸默一笑,“你幺婶婶呢?”

那个男人更加来劲儿了,“我是他亲叔叔,我还不了解吗?他爹,就是他亲手送监狱里去的,死刑!你们谁见过这样的儿子!可怜了我哥哥,他在监狱里嘱咐我,一定要让我来参加他的婚礼。他说自己不能来,可不能让小默的婚礼没有长辈的祝福。我千里迢迢赶来,可现在不让我进去,你们什么意思?叫攸默滚出来见我!”

武俐笑了,“游泳馆的经理已经送警察局了,是被重金收买杀人的,幺婶婶很安全,我完成了任务。”

王小平发出一阵狂笑,“攸默,单打独斗我不是你的对手,可就看你想不想救这个人的命了,我听说,他好像还是你的叔叔吧?”

他把手机递给幺娆,“这诗什么意思?”

婚礼结束,两个人累得够呛,等攸默洗澡出来时,幺娆已经缩在沙发上睡着了。攸默蹲下来看着她,长长的睫毛,有几绺头发调皮地挡在脸前,睡得很沉。

“他妈的,要不是为了我哥哥,我至于吗,我可真是,我……”

“请柬?我还需要请柬吗?”

“攸队,前台给我哥打电话说那有人打起来了,我被幺娆缠住,脱不出身,你过去看看?”

攸默仔细看了她的鞋,看不出牌子,“这鞋有什么问题吗?”

林筱竹差点失去理智,“姓攸的,你要是敢说贴歪了,明天早上我就把这门给拿水泥砌上!”

攸德伟脸上的客气都消失了,他对攸默几乎是怒目而视,“你又在怀疑我什么?攸默,我哥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!”

王小平距离那人更近,她拿刀就冲了过去,那人还没反应过来,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。

前台姑娘一边查,一边忍不住说,“又有人找她啊。”

“没有人离开过?那送外卖的你们登记了吗?”

婚礼进行得很顺利,男才女貌,一对璧人,众人几度落泪,抢到了手捧花的伴郎童岩还当场向美丽的伴娘筱竹求了婚。

“嗯,我睡着了。”幺娆把头埋在攸默的颈窝。

前台工作人员核实了几遍,还是摇头,“对不起客人,我们没有您的预留信息,无法办理入住。”

“不会吧?攸默,会不会是你想的太多了。”

2

攸默看了一眼监控录像,他突然笑了,“我知道为什么了,谢谢你们。”

就这样,婚礼定在了本市最知名也最神秘的林氏庄园,外人都说,那林氏庄园可不是一般人去的地方,是林氏集团的林老板亲自修的,据说里面比拉斯维加斯都豪华。平时不对外,凭林老板给的金色请柬才能进入。

“你怎么能让我相信你的话呢?”

攸默打断了他的话,“别再说了,任何事情,都不是杀人的理由。”

得赶紧找到这个人才行。

童岩来到游泳馆,工作人员把王小平的手机递给童岩。

一直到了夜幕降临,保安部也没有发现王小平的身影,而攸默,也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
“我喜欢什么,你还不知道吗?”

也许是本能,幺娆一下子把被子都围在了自己身上,男人没了被子,于是幺娆看见了一个只穿着睡裤,光着膀子,很白很白,有腹肌,却又有娃娃脸的男人。

攸默摇头,“我没时间,从十一点到十二点这段时间,你在做什么?你住在三楼,跑到四楼楼道里,要干什么?”

“要不是因为我是他叔叔,你以为我愿意来啊,一个忘恩负义的小子,有什么了不起的!他一个警察,却能在这种地方办婚礼,和老板说不定有什么关系!”

攸默愣住了,他不知道自己小时候那种受人羡慕的生活背后,却有这样的心酸。

“喂,这是感动了吗,筱竹?”

对此攸默并不在乎,“我听说你在广州做的是甜品生意?”

攸德伟不再说话,他仰起脖子,“姑娘,这些话都说完,我也没有遗憾了,要杀要剐随你吧,黄泉路上,咱俩做个伴。”

林筱竹眼睛直冒金星,“幺娆,我本来就难受,你再逼我,我晚上就告诉童岩你的鞋藏在了哪!”

“是你的朋友吧?”攸默问幺娆。

攸默深深地叹气,“小平,你还年轻,人生还有很长,石磊不值得——”

“是啊,就是幺娆,石磊料到对付你们肯定是一击不成,等你开始抓我的时候,就是最好的时间。我用他留给我的钱,收买了一个人。我和你们在这山上耗了足够长的时间了,那个主动递给你手机的经理,应该已经完成任务了吧。攸默,结婚前一天,新娘惨死,这个阴影会跟随你一辈子吧!”

林筱兰很大声音地说,“呸,不要脸!”

“他最后查到游泳馆里一个叫王小平的员工。”

攸默突然停下来说道,“你说的只对了一半。”

“我就是攸默。”

“我想吃豆腐。”攸默看着怀里的小人儿,低头就势吻了下去。

前台资料显示,与攸德伟争吵的女孩住在303,攸默和幺娆二人敲开了女孩的门。

“别自以为是了,你什么都不知道!!”王小平红了眼睛,“你知道我为了让他们分手,付出了多少努力吗?从那之后,他就一直再没有女朋友,他甚至有一次说等我长大了就娶我,可是你,你把这一切都毁了。”

女孩有一头利落的短发,戴着鸭舌帽,太阳镜,身穿黑色风衣,搭配复古格子长裙和小白鞋,整个人高高瘦瘦,在人群之中并不起眼。

攸德伟点点头,“他们是大学同学,相识很多年了,每次我哥没办法的时候,能救急的,都是她,攸默——”

“你在山上,童岩在医院照顾林筱竹,攸队长,是不是忘记了一个人的安全?”

林筱竹捂着眼睛,一句话没有说。

“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武俐主动请缨。

“王小平?这名字好熟悉。”

攸默脸色很白,只是不说话。

他没有见过这个女孩,暗地里直摇头,“叔叔?有人非要给我当叔叔,还有人非得认我当叔叔,今天可真有意思。”

“再说了,咱们都结婚了,我可不是耍流氓,别闹了,媳妇儿,睡觉吧。”

五分钟之后,攸默打来了电话,“前台说根本不知道送餐的事情,也没见过这张外卖单!”

“谁?”王小平脸色阴晴不定。

对此攸默兴趣缺缺,“你说的这些,我都不感兴趣。”

保安点点头,“我们山庄最注重安全性,每个门出入都有登记的,今天这一天,不断有客人入住,没有人离开过。从十点到十二点期间入住的客人比较少,这是登记簿。”

工作人员抬起脚,“这是我们统一发的!”

山顶上。

王小平迟迟没有动手,她的刀架在攸德伟脖子上,“杀一个求死的,我还有什么乐趣?”

等她平息了下来,攸默淡淡地说,“他一个死人,算计得再好,也没有用。”

武俐摇摇头,“攸默叔叔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,我打人是不对,但你也不能这么怀疑我啊,你这样问,让我觉得有点怕。”

“这事包在我身上。论推理和破案我不如你,但如何讨女孩欢心,是我的强项,我有个庄园,还认识一个有名的婚礼策划,你尽可以都交给我。”

“大剂量有害,这个剂量,完全可以忽略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包装上会出现这个。”

“是,那又怎么样?”

本来稳操胜券的攸默落了下风,他看着攸德伟气不打一处来,“这个时候你到山上来干嘛?你一直在跟踪我?”

女孩笑得有些神秘,“认识了我得叫你叔叔呢,还是不认识的好。”

“哦?”

“等等!你在问不在场证明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王小平站在悬崖的一端,“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跳下去!”她的短发在风中扬起,整个人冲着攸默狠狠地一笑,“攸队长,果然聪明啊!难怪石哥最后栽在你的手里。”

“液氯?有害吗?”

“可是那个案子里的嫌疑人都已经伏法,不会再有其他人了。”幺娆说道。

武俐点点头,“攸叔叔,我是瞒着我爸偷偷跑出来参加你的婚礼的,你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爸啊?”

他让经理通知游泳部全体员工五分钟内来开会,人员到齐之后,里面却没有这个王小平。

1

童岩从医院才回来,一听说攸默不见了,吓了一跳,“他该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?”

攸默和视频部的人守在电脑前整整三个小时,可连一个可疑的人都没有发现!

攸默搂住幺娆,“我总觉得攸德伟不怀好意,监控上送蛋糕的有可能是他的同伙。”

“没有?”攸默看着那个手机,暗地里咬了咬牙。“我这就去找。”

“送垃圾?”攸默暗想不好,“赶紧通知山下,不管是什么原因,决不能让王小平离开!”半个小时之后山下传来了回话,“攸队,我们在山下,根本就没有见到送垃圾的人!”

“筱竹怎么样?”

等等,手覆上的物体竟然带着温度?幺娆还没来得及回神,就听见耳边一个低沉的男声,“你醒了?再睡一会吧。”

“是啊,”攸德伟长叹一声,“有些话我本不想说,可我怕不说,再没有说的机会了。攸默,我知道,你恨你父亲,甚至连这个姓都恨。可是那时候父亲早逝,母亲改嫁,长兄如父,是你父亲把我和你姑姑拉扯大。他考上了大学,成为了警察,在一次执行安保任务的过程中偶然认识了你妈妈。

攸默接过外卖单,“我去前台核实一下。”

“她送垃圾去了,手机也没带。”游泳部经理把王小平的手机递给攸默。

“歪了歪了,往上点,嗯嗯,再往下点,再往上点——”

幺娆穿着一身宽大的运动服,正在指挥着众人布置新房。

攸德伟脖子上夹着刀,仍然喘着粗气,“我,我不是有意跟踪你的,我就是想和你说件事。”

“怎么了,攸默,出什么事了?”

虽然武俐可信度较高,但谨慎起见,攸默还是给武局长打了电话。电话那头武局长很是头疼,“她把我手机上的日子调成了昨天,要不是打太极的老张说,我根本就不知道日子!我说我怎么找不到请柬,原来是她把我的请柬给拿走了,兔崽子,等回来我不收拾她!”

攸默和幺娆都吓了一跳,赶紧给童岩打电话,“快来,筱竹出事了,得赶紧带她去医院!”

加载中…